情一字诉尽相思苦

来了第二只荒了我的天!
荒总是不是见我家有竹子了呀就带上一大堆同类来?

我终于来交党费了!虽然文笔很烂但是大概能表达自己想象的故事吧!特别ooc!这篇番外的第二章会开车,但是得先等到考完试!
咳文中就是荒竹两人啦至于为什么这是番外正文又在哪里这个我只能说正文它被期末考试的复习给吃了,大概考完试就能吐出来。可能我是世界上第一个没有正文却能憋出番外的人吧。
解释的好啰嗦请见谅!

番外 居竹
  荒把伞随意的放在门口,推开竹制的简易的推拉门进了酒馆。
    城外偏僻的竹林内还有个小酒馆,小酒馆的名声却很好,名扬在外的活竹酒吸引了不少的人,活竹酒本就因工艺复杂难以酿制而名贵,而那的活竹酒听说是有百年之久的醇厚和特别的清香,酒馆老板面容清...

跟你们!安利一个太太!
她超棒的!比心心!!!
(其实是强迫人家画的,突然尬死

“压制那个貂蝉发育!可不能让她起来了!”

  日常中路的貂蝉惊恐的望着四周,估计一个加了技能一的后羿一个加了技能二的妲己和估计是一个顶塔专用的但打人也挺疼的钟无艳。敌方三个英雄直接和她对上了中路估计还是想要越塔强杀。

  现在只有技能一怎么办……强杀射手也难而且还有个硬控、怎么办这回可是要送一血了丢脸丢到家了真的是。貂蝉有些无奈的站在塔下吐槽顺便想想对策。

  这时候右侧的草丛里草丛里突然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难道还有?!貂蝉的脸色有点灰。

  “大小姐驾到,通通给本小姐滚开!”一个利落的侧翻跳过石墙顺便给了一记暴击精准的打到了对面射手身上,带着...

屏住了呼吸安安静静地蹲在草丛中警惕的观察着外边,不敢松懈的紧握着重弩,手心里出了太多汗怕待会拿不稳武器也只是粗暴地在衣侧擦了擦。这种时候一点风吹草动估计也能让自己跳起来。
  孙尚香暗暗地叹了口气想着。要不是刚刚被突然从草丛里跳出来的荆轲追着打,她也不会把身上的炮弹几乎全丢出去,也不会拼了老命怼死了脆皮还只剩半血的荆轲,只剩下那么一点点血皮和仅有的一颗减速炮狼狈地蹲在草丛中想着法子跑回泉水。
  就在这时,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她眼前跑过,没能跑多远便被后面追着的杀气腾腾的典韦追上了,一斧子下去本来还剩一半血的小家伙便只剩那么一点点血了。
  “呜呜呜……周瑜大人救救我……”...

关于瞎子吃醋的小段子 互攻无差

  “嘿小哥,我跟你说啊。”吴邪走过去,硬是中止闷油瓶和天花板的眼神热恋。闷油瓶难得转过头微微地歪着脖子以示他说下去。
  “之前黑眼镜给我训练的时候特别得瑟,指着自己的肌肉在那里炫耀‘瞎子我的肌肉比小哥的硬朗光滑多了’、还咯咯的说以后别揩你的油你没这个福气给我摸什么的。”吴邪边说着边凑过去捏着闷油瓶的手臂:“不对呀我觉得小哥你该好好教训他一顿,明明你的体格更壮一点,别告诉我他戴着个墨镜看人就小一圈啊——”
  说着抬头看向眼前的人,正好对上闷油瓶深色的眼眸中涌出的温柔,脸上是难得一见的抿嘴低笑,开口:“他这是吃醋了。”
  小哥的神情看得吴邪一头雾水,愣是没...

小段子

  “我不觉得我是一个很笨的人。”他喘着粗气,却还勾起了嘴角玩昧的弧度看着我,眼睛亮亮的,像刚想到什么恶作剧的小孩。
  他开口继续:“我认为我能用语言来表达我的感情。”
  “所以小三爷,我要用我的语言来表达对你的爱,那或许会讲很长很长。”
  你愿意听我讲一辈子么?
  回应他的是粲然一笑。“当然。”随即他们都大笑起来。
  “油嘴滑舌的家伙。”“彼此彼此。”

  入了那么久的坑早就想向闻绝交党费了!于是今天我就来了!

  注意:小学生文笔+糟糕的描写。且粮里有糖,糖里有屎,屎里有毒,此为短篇或许还有类似设定或者续写?可以接受的话继续往下吧?


  “那么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各位拜拜~”小绝飞快的关闭了直播,借膝盖撑着桌子旳力向后一推,趁着带轮子的电脑椅向后滑去的途中踢掉拖鞋,在椅子碰到床的边沿之前把握好时机转身就往床上被子那块鼓起来的地方扑去。

  那动作流畅的就像动作片一样。在被子里受到重击的闻香识表示这真是厉害啊。“卧槽小绝总有一天我会被...

(*°∀°)=3这次口误的是阿翔,我就来记录一下


别全部都怪我说的阿权,其实翔也经常口误,然而大部分我们的外号都是阿翔取的,比如曾经的大伞的梗。


其实大伞之前我们是叫大姐的,因为年龄是我们之中最大的【其实阿翔是最小的】


有一次放学下着雨,然后大姐的鞋带开了,就叫阿翔帮她拿伞,她蹲下来系鞋带。系好了之后就好像忘了这码事一样自顾自的往前走了,然后阿翔赶紧就追上去,边追边脱口而出:“大伞你的姐!”【据阿翔本人所说其实她是想喊“大姐你的伞的”】


还有一次,大姐写错作业了,阿翔想吐槽时硬生生的把“大姐你好愚蠢”说成了“大蠢你好愚姐”。


然而我也被她多次从“大...

单向暗恋吗?(ノ=Д=)ノ┻━┻反正暗恋一个英语学渣真是!!

“在吗?”

看着特别关注发过来的消息,心里还是暗暗得意的,起码她还挺主动。但还是按耐住心中的欣喜很普通的回了一句。

“不在!”

“(#゚Д゚)卧槽别闹!”啧啧啧看着秒回的速度,绝对是无聊过头才来找的吧?哼必须急她一下。

索性关掉手机屏幕丢到一边,继续刷题。然而半天手机都没有再响过,终于第三次不安的打开锁屏查看新消息无果的时候回复了。

“好啦刚刚弧去写作业了,找我干嘛?(*°∀°)=3”

“ヽ(‘⌒´メ)ノ终于回复了吗我就知道你在!”

我信你才怪!心底小声地吐槽了一句,然后注意力就飘回了没写完的卷子上,直到手机消息的提示音响了第三遍才反应过来。

“喂喂别装了死傲娇我知道你在的(#゚Д...

为遇一人而入游戏

© 情一字诉尽相思苦 | Powered by LOFTER